无限见这样都没法说服苏锐忽然话锋一转抛出了

   秋日下的海,波光粼粼,让人不禁有种直抒胸臆的冲动。
 
    “为什么这样做?”苏锐头也不回的说道,根本就没看站在身侧的苏无限一眼。
 
    苏无限闻言,笑了笑:“你说的是哪件事?”
 
    “别装傻,你的演技可不怎么样。”苏锐转过脸来,声音之中并没有丝毫的波澜:“你知道我要做什么事情,你也知道我不喜欢什么事情,为什么你今天仍旧要站出来?”
 
    “你是我弟弟,这是事实。”苏无限转了转手上的玉扳指:“这件事情并不以你的主观意志为转移。”
 
    “我确实没法选择我的出身,但是我可以选择我接下来的路该怎么走。”苏锐目光锐利的说道:“我更不希望看到,你每到一个地方,就宣布我是你弟弟,说实话,这种感觉……让我很不爽。”
 
    “我之所以愿意承认,是因为我尊重这个事实。”苏无限的眉头皱了皱。
 
    这两个人的对话听起来有些云里雾里,但是苏炽烟和林傲雪却都完全明白,尤其是前者,已经忍不住的露出了无奈的苦笑。
 
    “尊重个屁的事实,你这是在利用我。”苏锐有些恼火的说道。
 
    “利用你?这从何谈起呢?”苏无限的唇角勾起一丝笑容,眉头却仍旧微微皱着,这种表情若是放在其他人的身上会显得不太协调,但是在他的脸上却是和谐无比。
 
    苏锐摇头:“我觉得我们之间没有必要打这种马虎眼,你父亲利用我,我忍了,你也利用我,我不想忍。”
 
    “我父亲,也是你父亲。”面对这种质问,苏无限毫不介意,嘴角仍旧挂着微笑。
 
    “那又怎样?”苏锐很认真的看着苏无限:“不管怎么样,也不管你基于什么样的动机,我都不想再听到我和你的那种关系。”
 
    “就算你不承认,那事实也是真实存在的,唯心主义在某些时候可以等同于自欺欺人。”苏无限说道。
 
    “你难道就不担心我哪天脑子一抽,回到苏家去争夺家产?”苏锐冷笑着,他可不相信苏无限会这么善良。
 
    “那些家产本来就有你的一份,如果你愿意回来,我甚至可以把我的那一份转送给你。”
 
    停顿了一下,苏无限继续笑着说道:“哪怕,你想要继承苏家家主之位,我也是没有任何意见的。”
 
    一旁的苏炽烟听了这句话,漂亮的大眼睛之中满是震惊之色!
 
    她非常意外,这种话也能随便说?
 
    幸好这里没有外人,否则苏无限刚才的那句话要是传回首都,肯定会引起轩然大波的!
 
    林傲雪轻轻的咬了一下嘴唇,她忽然有点后悔,后悔自己不该那么早的答应苏无限去苏家做客的邀请!
 
    这个邀请,真的如自己想象之中那样单纯吗?
 
    而此时,苏锐的眉头也同样皱着。
 
    把苏家家主之位让给自己?
 
    苏无限的话让苏锐彻底没了脾气,他忽然发现,在斗嘴方面,自己竟然会完全的处于下风!
 
    每一句看似犀利的话语,都会像重拳出击却打在棉花上一般,完全起不到任何的作用,苏无限就像是个太极高手,轻飘飘的把苏锐所有的攻击就地化解。
 
    “怎么,你不感兴趣吗?”苏无限仍旧微笑着问道:“我认为任何一个只要是脑子正常的男人,不可能不对那个位置产生**。”
 
    是啊,没有人能够免俗,苏家是华夏第一家族,掌握着无数的金钱和权力,甚至某些命脉产业也有诸多涉足,只要成为了苏家家主,那么其本身在华夏的地位……想想都让人目眩神迷!
 
    “让你失望了,我不感兴趣。”苏锐说罢,冷笑道:“现在,是不是该说出你的来意了?”
 
    ps:感谢每天上纵横、犒劳一下好、与谁共有、遇到横、乌努尔、满脸受捕鸟、tel_龙少、神剑、qw3236233、孤狼游魂、qw1336、幻雪残世、六王、书友4254468、书友6222447、huaibuhuai、梦里人生、qq870742643、书友6222447、weny你的名字、hhe我、书友15973662、zjjxr咴太狼、鲨鱼胖胖、wvq_1111、肥du嘟、书友4254468、砍砍、颖丽奕、心恋红尘、书友6222447、水神54、ad迷n15、此情可问天、书友6222447、紅龜仔、玄幻之旅者、书友13226098、恶魔炽天使、书友9140223、心恋红尘、小睦姑姑、a296627071、炽天使1972、还是那么拽、zsxleee、dslq兄弟的月票支持!http://piaotian.net
 
 第719章 再临首都!
 
    事实上,苏锐本来是把苏无限的来意猜了个八-九不离十,但是后者忽然如此表现,却让他有点捉摸不透了。
 
    这也是苏锐更喜欢和性格爽直的人打交道的原因,某些时候和聪明人相处,略微有点烧脑了。
 
    “说实话,这次的事情,我并没有任何怪你的意思。”
 
    苏无限开口了,几个人都竖起耳朵听起来。
 
    “你想借苏家的手对付欧阳家,这点我理解,我也不会推辞,因为炽烟这次所遭遇的事情,就算你不说,我也不可能放过他们。”苏无限说道:“但是,这一次的事情可不能少了你。”
 
    “我已经参与了。”苏锐看了苏炽烟一眼。
 
    “那就继续参与到底吧,你难道不想看看欧阳家会为此付出怎样的代价吗?”苏无限嘴角的冷意开始一点一点的释放出来。
 
    谁敢这样对付他的女儿,他就要让谁付出终生难忘的代价!
 
    没想到,苏锐却摇了摇头:“我才从首都回来,并不想立刻回去,而且我已经用我的方式帮助炽烟报了仇,至于你接下来会怎么做,那是你的事情,和我并没有任何的关系。”
 
    “而且,我只是个喜欢混迹在市井中的小人物而已,不喜欢参与你们那些高大上的争斗。”
 
    苏锐本能的感觉到苏无限的行事并没有那么简单,但一时间却判断不出来对方的后招在哪里。
 
    既然判断不出来,那就选择不接招好了,苏锐可不想被这位“便宜大哥”给随手阴了。
 
    “你把苏家拽进来,就想这么置身事外了吗?你是想玩我,还是想玩苏家?”苏无限的笑容之中似乎带着一丝戏谑之意:“或者说,你本来就想帮老爷子完成这件事情,只不过做了却不好意思开口?”
 
    毫无疑问,苏无限的后面一句话直接切中了苏锐的要害!
 
    站在圈外,他一直看的很透彻,苏锐的纠结一直落在他的眼中。
 
    苏炽烟听了这话,美眸之中悄悄升起了一丝喜意。
 
    而苏锐闻言,脸色一冷:“我不得不说,你的想象力着实太丰富了。”
 
    苏无限呵呵一笑:“我就把你这话当成年轻人的嘴硬好了,你是不知道,当我到达宁海的时候,老爷子的警卫员告诉我,说老爷子一个人在书房开了一瓶茅台。”
 
    苏锐闻言,眼神微微一滞!
 
    “爷爷喝酒了?”苏炽烟连忙着急的问道,眼神之中带着明显的关切!
 
    很显然,在她看来,苏老太爷喝酒,这是一件非常重要的事情!
 
    苏无限笑道:“何止是喝了,这一次还连着喝了好几杯。”
 
    苏锐则是站在一旁,面色古怪。
 
    “他身体不好,怎么可以这样,医生早就叮嘱过他不要喝酒的。”苏炽烟责怪的说道。
 
    “苏锐是不知道,爷爷一贯好酒,但是他身体不好,这两年来除了个别节日,已经尽量不让他碰酒精了,但是他还是在家里的一些地方藏上几瓶酒,我们根本找不到。”苏炽烟转而对苏锐解释。
 
    后者的面色更加别扭了。
 
    苏无限摇头笑道:“事实上这是他擅长的事情,当年抗击侵略者的时候,他带着一个师穿过层层封锁线,进入大后方,敌人也是没发现吗?区区几瓶酒,想要藏起来让我们找不到,实在是太简单了。”
 
    “你到底想说什么?”苏锐纠结的说道。
 
    “我想表明的意思你已经明白了,不是么?”苏无限淡笑着望着苏锐。
 
    “说实话,我不太明白。”苏锐说这话的底气倒不是很足。
 
    “他因为高兴,才会喝酒。”苏无限说道:“我不能说你的一举一动都在他的眼中,但是我能够告诉你,你这次在帮他,他感觉的到。”
 
    “我并没有帮任何人。”苏锐继续不承认。
 
    “他想要在临死之前帮助一号领导完成改革,但是对于某些家族,仍旧缺少一个动手的理由,哪怕是私事间的动手,也是一样。”
 
    停顿了一下,苏无限继续说道:“华夏官场之中派系林立,但是,只要打开一个小豁口,解开一个小死结,或许接下来的事情就都迎刃而解了。”
 
    “所以,你这个忙看似顺手而为,但是却极对老爷子的胃口,他很高兴。”
 
    “他自作多情了。”苏锐无奈的说道。
 
    苏无限脸上的笑容越发浓郁:“如果我有个小儿子,他嘴上虽然口口声声的不喜欢我,但是无论做什么事情都会想到我,我也会高兴想要的喝酒。”
 
    “你做不到的。”苏锐嘲讽的冷笑。
 
    苏无限不满的挑了挑眉毛:“为什么?在你看来,我的心胸就那么狭窄吗?”
 
    “因为你只有个女儿。”苏锐不咸不淡的说了个冷笑话。
 
    “这笑话并不好笑。”苏无限的脸上没有任何表情,不过,当他看到苏炽烟和林傲雪的模样之时,还是忍不住摇了摇头,笑了。
 
    “你们两个女孩儿,笑点太低了。”
 
    此时的苏炽烟正捂着嘴,笑的身体都在颤抖,而林傲雪也是一样,本来冰冷的脸上全是柔和的线条。
 
    “我建议你还是跟我回去一下吧,我这次乘坐私人飞机从首都过来,飞机上只有我一个乘客,太浪费了,很不经济。”苏无限这句话把他年轻时期的某些气质暴露无遗。
 
    苏锐根本不吃这套:“很抱歉,你这是建议,不是命令,我不想采纳也没有必要采纳你的建议。”
 
    苏无限一而再再而三的被拒绝,似乎有点不太爽,他的眉毛挑了挑:“你真的有必要回去一趟,龚夏刀现在仍在国安接受调查,他的事情还没处理完,现在龚家人使劲一切办法在捞人。”
 
    苏锐听了这话,却没有任何的意外,而林傲雪的眸子里面却掠过了淡淡的担忧。
 
    “国安那边有人要见你。”苏无限见这样都没法说服苏锐,忽然话锋一转,抛出了另外一个引子。
 
    “谁?罗云路老部长吗?”苏锐扬了扬眉毛,貌似现在的国安,自己也并不认识多少人了。
 
    “当初是谁把你从国外喊回来的?”苏无限淡淡笑道。
 
    苏锐闻言,眉毛皱起:“他不是在我回来之后,没多久就离开华夏去东洋当驻外大使了么?”
 
    苏无限脸上的笑容越发的浓郁起来:“这位驻外大使,当年可是国安最优秀的特工之一,他从东洋带来了很多消息,想必你会感兴趣吧。”
 
    苏锐闻言,沉思了几秒钟:“关于山本组的消息?”
 
    “没错。”
 
    听了这话,苏锐便走到了林傲雪的跟前,看着对方那美丽的大眼睛,柔声说道:“抱歉,这次才刚刚回来,又得回去了。”
 
    “没关系。”看着苏锐这样,林傲雪的眼中闪过了一丝温柔,很显然,苏锐这种举动表明他很在意自己,这让林傲雪的心情缓缓明媚起来。
 
    “五天,五天之后,我一定会从首都回来。”苏锐轻轻的握住了林傲雪的手。
 
    “不要。”林傲雪看着苏锐的坚毅脸庞,忽然下定了某个决心。