这位老人的心中闪过了无数想法多种可能性已经

 现在的他想要征服林傲雪,已经和所谓的感情完全没有关系,只是和占有欲有关。
 
    不过接下来,他就看到了苏锐和林傲雪牵在一起的手。
 
    这个发现让欧阳冰原的眉头死死的拧在了一起,一抹危险的光芒从他的眼睛里面释放了出来!
 
    苏锐就站在对面的三米之外,他清清楚楚的感受到了这种敌意,微微一笑,揽住了林傲雪的纤腰,并没有多说什么。
 
    而这个示威性质的举动,无疑就更是对欧阳冰原的挑衅了!
 
    欧阳冰原的牙齿咬的咯咯响,如果说把这个世界上能够让他既憎恨又畏惧的男人拉出一个排行榜,那么苏锐绝对能够稳稳的坐在第一名!
 
    这倒不是其中的畏惧有多深,而是仇恨值实在是太高太高了。
 
    如果不是苏锐,他欧阳冰原上次在宁海怎么可能会遭受如此的奇耻大辱,被打成猪头不说,那一瓶警用辣椒水可是让他呛的跟死狗一样趴在地上,完全的不省人事!
 
    欧阳冰原永远也不会忘记苏锐留给自己的耻辱,他发誓一定要报复,可是,他还没来得及报复,苏锐就已经主动的登门拜访了!
 
    登门就登门好了,为什么还要牵着他曾经最想得到的女人?这是公然示威吗?
 
    “欧阳公子,别这样看着我,不然别人还以为咱们之间有什么仇什么怨呢。”苏锐笑呵呵的揽住林傲雪的纤腰往前走着,对欧阳冰原的怒目而视毫不介意。
 
    “我们之间,难道没有仇没有怨吗?”欧阳冰原咬牙切齿的说道,他那俊美之中带着一丝邪魅之意的脸上已经开始渐渐的布满狰狞的意味了!
 
    他实在没法想象,苏锐究竟不要脸到何种地步,才能说出这种话来!在欧阳冰原看来,两个人之间的仇怨唯有“你死我活”一种解决方式!
 
    “我再说一遍,别这样看着我。”
 
    苏锐在走过欧阳冰原的旁边低声说道:“如果你再这样多看我一眼,我真的担心我会一个不小心,打断你的腿。”
 
    这句充满威胁性的话语配合上他那笑眯眯的表情,竟让欧阳冰原忍不住的打了个冷颤。
 
    在冷颤过后,他的心中涌出了浓浓的屈辱感!
 
    怎么可以这样!
 
    “你别那么紧张嘛。”
 
    苏锐笑眯眯的拍了拍欧阳冰原的肩膀,那热络劲儿就像是见到了多年未聚的老友:“我今天可不是主角,只是跟着别人来打酱油而已,”
 
    欧阳冰原这才意识到自己有多么的失态,他看到苏无限正站在原地,负手而立,并没有任何想要走进大厅中的意思,于是连忙上前,硬生生的憋出一丝笑容:“无限叔叔,我爷爷他正在大厅里等您。”
 
    苏无限根本就没有理睬他,而是抬起头,对着大厅方向再次喊了一嗓子:“欧阳老爷子,这就是你的待客之道吗?”
 
    欧阳冰原听的差点吐血,你拿着手枪把大门打了个稀巴烂,这样也叫客人?
 
    “老爷子,我在这里等你,你不出来,我不进去。”
 
    在欧阳健的面前,苏无限是后辈,按理说他应该好好的以礼相待,但是他没有,反而张狂的站在欧阳家族的院子里,对欧阳健喊着“你不出来,我不进去”!
 
    在苏锐看来,这种举动真尼玛嚣张!
 
    “无限叔叔,您看这……”欧阳冰原一脸为难的说道,他真的不知道该如何是好。
 
    面对苏无限这种成了精的人物,他感觉自己好像就是个小学生,无所适从!
 
    苏无限和欧阳老爷子的争斗,根本就不是他这种级别能够插手的!
 
    很显然,苏无限今天是来者不善,如果一个不小心把他惹怒了,那后果恐怕就不堪设想了!
 
    欧阳冰原思考了一会儿,一脸纠结的说道:“无限叔叔,我爷爷他最近身体并不太好,秋天的夜晚太凉了,我怕他出来吹风染病,毕竟年纪已经大了,看看您能不能体谅一下他?”
 
    苏无限淡淡的瞥了他一眼:“我倒是体谅他了,那么谁能来体谅一下我呢?”
 
    说完,他冷冷一笑:“欧阳老爷子,如果您老人家愿意让我在这里站上一整夜,那么您就尽管端坐在我送您的那张太师椅上好了。”
 
    欧阳冰原听了这话,不禁意外的不行,原来家族大厅内老爷子最常坐的那把名贵太师椅,竟然是苏无限送的!
 
    这个时候,一道不算太和谐的声音在欧阳冰原的身后响起:“废话太多,婆婆妈妈,彼此试探来试探去的,真是没有什么意思。”
 
    苏锐的这句话,显然说的是苏无限了!
 
    居然敢说自己婆婆妈妈!
 
    关键时刻,又来拆台,这个混小子!
 
    苏无限的脸上又悄然落下了一道黑线!
 
    简单粗暴是我的生活态度。
 
    似乎是为了践行这句话,苏锐摇了摇头,一脸嫌弃的说道:“不就是想让欧阳健老家伙出来迎接一下你吗?还要费那么多的口舌,真是搞不懂你。”
 
    苏锐说罢,反手又从腰间抽出了那把霸气威武的沙漠-之鹰!
 
    ps:昨天晚上男篮在亚锦赛上九战全胜夺冠,很爽很劲爆,今天三更,庆祝一下!http://piaotian.net
 
 第725章 夜空下的那一贱
 
    在这一刻,欧阳冰原简直觉得自己的呼吸都要停滞了!
 
    这个愣头青,在大厅跟前拿出枪来,他到底要做什么?
 
    之前是要开枪打大门,难道说现在是要开枪打大厅?万一打中了老爷子怎么办?
 
    苏无限也是听到了苏锐的嘲讽,当他本能的转过脸来,看到苏锐手中的那把耀眼之极的暴力手枪的时候,额前一条黑线已经逐渐扩散,变成了满脸黑线!
 
    他已经意识到,反正苏锐是跟着自己来的,这小子做的任何出格事情,都可以往他身上一推二五六!
 
    因此,苏无限的心里更加不爽了,自己辛辛苦苦大老远的跑到宁海,想要将这小子一军,却没想到这个混蛋竟然反过来让自己处处掣肘!
 
    他这哪里是来帮忙的,根本就是来捣乱的!
 
    苏无限在无奈之余,也只能任由苏锐这样做了,特么的,每次自己好不容易积聚起来的威势,总是要在这个混蛋的无脑行为面前崩塌殆尽!
 
    苏锐之前打空了弹匣中的子弹,在腰间一抹,重新装了弹匣,举起枪口,喊道:“欧阳健老爷子,苏无限在这里等着你,乖乖出来吧!”
 
    这一声呼喊可谓是没有任何的礼貌,绝对的贱之又贱,把开枪的责任完完全全的推到了苏无限的身上!
 
    后者闻言,脸上的黑线又多了一条!
 
    “快制止他!”欧阳冰原见状大骇,连忙对着安保人员喊道!
 
    可是,他刚刚才抽了安保队长十几巴掌,此时此刻人家都还没从晕晕乎乎的状态之中回过味儿来呢,怎么可能做到令行禁止?
 
    于是乎,众人眼睁睁的看着苏锐把枪口对准了大厅的正门!
 
    在那占地颇为宽广的会客大厅,有寥寥十来个人正在站着,而在他们的前方,欧阳健老爷子正端坐在太师椅上,眉头紧紧皱在了一起!
 
    苏无限的目光先是望向了十来米外的大厅,隔着这几个人,他并不能看得清楚欧阳健老爷子脸上的表情,但是却可以想象得到,这位有着“老狐狸”之称的老人此时此刻的心情一定不怎么好。
 
    他的目光又回转到了苏锐的脸上,看着对方把扳机已经压下去了一半,名震首都的苏无限忽然笑了。
 
    笑着摇了摇头,他闪开了一步,为苏锐的射击留出空间。
 
    当然,苏无限这一步未免没有躲避的想法,他可不想像之前那般,让子弹擦着自己的头顶飞过。
 
    苏无限绝对相信,苏锐真的能干出这种无厘头的事情,对于能够让自己为难和丢脸的机会,这个混小子可绝对不会放过。
 
    “那什么,欧阳家的亲戚们,子弹无眼,一会儿如果误伤了,可不要怪苏家的苏无限啊!他在这里等你家老爷子等了那么久都不出来,实在是忍不住了,那啥,你们做好准备,最好堵住耳朵啊!”
 
    苏锐又贱兮兮的补充了一句。
 
    尼玛,这个时候还不忘给苏无限拉一通仇恨,就跟这一枪是苏无限开的,和他苏锐没有半点关系似的。
 
    苏无限这次没有再皱眉,他已经习惯了苏锐的处事方式,这个家伙总是能够在不经意间,给自己带来如惊悚一般的惊喜。
 
    不,确切的说,这是如惊喜一般的惊悚。
 
    有些时候,以力破局真的是个好方法。这其中体现的并不是鲁莽,而是智慧。
 
    苏无限看清了这一点,对苏锐的评价又上了一个档次,有智慧有谋略还够不要脸,这样的年轻人可真的不多见了。
 
    那么,欧阳家想要再对苏家完成超越,几乎都是不可能的事情了!
 
    指望着欧阳冰原吗?还差得远!
 
    欧阳健老爷子摇了摇头,不禁叹了一口气。
 
    在这短短的几十秒内,这位老人的心中闪过了无数想法,多种可能性已经冒出来,又被他迅速的压了下去。
 
    欧阳健可以很自信的说,如果仅仅是苏无限一人来了,那么他还自信能够在不让欧阳家族伤筋动骨的情况下,让对方满意离开,因为苏无限已是人到中年,行事稳重,颇有统帅之风,已经不像年轻时候那样激进跋扈了。欧阳健完全可以和他好好地交谈一番,达成让双方都满意的结果。
 
    但是,他所预想的最坏的事情还是发生了,因为此时苏锐也来了!他一来,一切就变得不是那么简单了!
 
    从数学的角度上来讲,苏无限加上苏锐,绝对不是简单的一加一等于二!
 
    因为后者是一个无穷大的变量!
 
    不是传说苏锐已经放言,打死都不会回归苏家的吗?为什么这种关头又会和苏无限一起出现?