直面苏无限的时候欧阳冰原竟会感觉到一阵莫大

 后者看着那被打的让人目不忍视的大门,脸上的肌肉微微抽了一下,连头也没回:“我现在觉得你之前的一句话说的是正确的了。”
 
    “哪句话?”苏锐笑眯眯的问道,反手把枪别在后面。
 
    “你真的该带两门自行火炮一起来的。”
 
    苏无限说完,便迈步朝宅院大门走去!
 
    “干什么干什么呢?”
 
    苏锐刚想跟上,就见到保安从值班室内冲出来,这货之前一直在打瞌睡,苏锐连续打空了弹匣中的子弹之后,他才后知后觉的惊醒……尼玛,睡的实在是太沉了。
 
    “你说我干什么?”
 
    苏锐说罢,跨前一步,单手揪住保安的衣领,腰部一拧,胳膊一抡一发力,这名保安就带着一声惊呼,然后眼睁睁的看着自己的身体翻转着冲向了宅院大门!
 
    而此时,苏无限已经登上了台阶,站在了那扇被苏锐打的全是弹孔的大门前面,他摇了摇头,伸出手,刚刚想推开大门,忽然感觉到身后有一股风吹来,于是本能的一低头。
 
    那名还在嚎叫着的保安几乎是擦着苏无限的头顶掠过,然后重重的砸在了大门上!
 
    沉重的大门被保安的身体直接砸开!
 
    欧阳家族主宅的大门可是质量极好,这么撞上一下,保安感觉到自己身上的骨头够快断掉了!
 
    他重重的摔落在地,疼的哇哇大叫,翻来覆去!
 
    苏无限差点没被气的昏过去!
 
    如果他刚刚不是本能的一低头,那名保安的身体可就直接冲他后脑勺来了!
 
    要是这么被砸上一下,他的后脑勺会受伤不说,前额也一准儿会磕到大门上……还没进欧阳家的门呢,他苏无限就被砸的晕倒在地,他找谁说理去?
 
    见过猪队友,没见过这么猪的队友!
 
    苏无限就搞不明白了,苏锐面对敌人的时候,都是神一样的对手,怎么一跟着自己,就特么的成了猪队友?
 
    “嘿嘿,那啥,劲儿用的有点小了,这不没砸到你嘛,别生气,别生气啊。”苏锐看到苏无限一脸杀人的模样,笑眯眯的解释道。
 
    “而且,这不是你让我帮你开门的吗?你这么金贵的身体,怎么能亲自开门呢?”苏锐似乎还在对苏无限刚才让他开门的事情耿耿于怀。
 
    他不解释还好,一解释差点没把苏无限气个半死!后者不禁感觉到自己修身养性那么多年,全都修到狗身上了!
 
    “难道说我该谢谢你不成?”指着苏锐的鼻子,苏无限控制不住的骂道:“你特么的知不知道你在干什么?”
 
    苏锐一脸惊恐的转向苏炽烟:“卧槽,你听到了吗?你老爸居然在说脏话!”
 
    ps:其实,我更想把苏家这两兄弟的相处模式写的轻松一些,惺惺相惜之余还互相嫌弃。http://piaotian.net
 
 第724章 我很嫌弃你
 
    苏无限现在非常后悔,后悔把苏锐从宁海带来。
 
    在他看来,这种行为有一种官方统称,叫做——犯贱。
 
    苏无限完全没有和苏锐斗嘴的兴趣,冷哼一声,便跨过了门槛,朝欧阳家的大院内行去!
 
    “嘿,你说他怎么不答话,理亏了吗?”苏锐不爽的说道。
 
    “我爸没有和你吵架的意思,太小儿科了。”苏炽烟满是嘲讽的语气:“你越是试图激怒他,他越不上你的当。”
 
    “谁说我试图激怒他?是他一直在试图激怒我,否则就不会把我从宁海拉过来参与这种事情了。”苏锐说这话的底气明显不足,讪讪的笑了笑,拉着林傲雪的手,跟在了后面。
 
    被这样牵着手,林傲雪的身体轻轻一震,竟有些丢掉了对身体的控制权,就这样任由苏锐拉着往前行去。
 
    大门被人暴力砸开,欧阳家的安保队伍已然动了起来,在这个时刻,五十人以上的安保人员已经从这间大宅的各个角落冲向了前院!
 
    看来,为了欧阳健老爷子的安全,这家族还真是舍得下血本啊。
 
    苏无限站定了脚步,因为,他暂时已经前进不了了。
 
    拦在他面前的是好几排黑衣人,每一个都是目光之中带着浓浓的精悍与警惕。
 
    他们负责这间大宅院的安保工作,结果却有人用子弹把大门打的千疮百孔,这不是在公然打他们的脸吗?
 
    “快把擅自闯入者拿下!”已经有人大吼道!
 
    五十人对上四个人,这结果似乎并不太难判断。
 
    苏无限的目光扫视了一圈,对这些人的虎视眈眈并没有任何的在意,而是冷冷的说了一句:“让你们这里管事的出来见我。”
 
    他口中的“管事的”,指的是谁?
 
    “别跟他废话,给我全部拿下!”安保队长又喊道,反正是人多欺负人少,他怕什么?
 
    “欧阳!这就是你的待客之道?”
 
    苏无限这次开口,只喊了一声“欧阳”,却没有具体说明是欧阳健还是欧阳震宇,也许,他所说的这两个字把他们家族的所有人都包括进去了!
 
    这声音看似不大,但是却回荡在整片夜空之下,大厅内的人清清楚楚的听到了这句话!
 
    安保队员都被震住了,一时间纷纷犹疑,这人到底是谁,怎么能够拥有这样的威势和气质?
 
    那简单的“欧阳”二字,从他的口中喊出,竟是显得如此的让人不容置疑!
 
    欧阳冰原已经急匆匆的跑过来,一声大吼:“全都给我住手!”
 
    安保队长正在迟疑的时候,欧阳冰原已经跑到了他的面前,左右开弓,噼里啪啦的连续抽了他十几下!
 
    “无限叔叔光临,我们欢迎都来不及,你是在做什么?”
 
    欧阳冰原扇的极为使劲,安保队长自然不敢还手,这场面看起来极为的血腥暴力。
 
    一分钟之后,安保队长的脸已经肿成了猪头,心中全是委屈,却一声也不敢吭。
 
    苏无限负手站在原地,冷冷的看着这一切,一言不发。
 
    “无限叔叔,这次手下人不懂事,还请您见谅。”欧阳冰原恭敬的说道。
 
    “我需要的不是你这个解释。”苏无限淡淡说道。
 
    不知怎么的,直面苏无限的时候,欧阳冰原竟会感觉到一阵莫大的压力,让他的呼吸都隐隐的有些不畅了。
 
    “我明白,我明白。”欧阳冰原连忙伸手引路:“无限叔叔,爷爷在大厅里面等您,请您进去一叙。”
 
    看着苏无限寥寥几句话就让欧阳冰原连头也不敢抬起来,苏锐很是有些不满意,低声对苏炽烟说道:“我去,就这么结束了?连名字都没报呢,对方就直接举手投降了?”
 
    太无趣了,苏锐很失望,非常失望。
 
    他还想着欧阳家的这些保镖能够一拥而上,把苏无限这个“装-逼-犯”给狠揍一顿来着,或者就算揍不成,至少也能逼出他的底牌,可是现实和苏锐的想象实在是大相径庭,苏无限压根就没“等到你到了他这个年纪,估计也不用报名字了,一露面,对方就直接跪下,都不带犹豫的。”
 
    “你这话说的让我很欣慰。”苏锐笑了一下,然后贱贱的看了欧阳冰原一眼。
 
    后者显然也感觉到了苏锐的注视,顶着苏无限的压力抬起头来,却正好看到了和苏锐并肩站在一起的林傲雪。
 
    今天的林傲雪穿着一身浅蓝色职业套裙,惊艳之中透着知性,让欧阳冰原的眼睛顿时为之一亮。
 
    他同样没想到,今天林傲雪会来。
 
    对于林傲雪,欧阳冰原可是觊觎已久,想尽办法却一直都没有弄到手,反而便宜了苏锐。
 
    但是,男人的占有欲都是极强的,尤其是欧阳冰原这种拥有畸形占有欲的人,越是得不到的东西,他就越想要,越是征服不了的女人,他就要想尽一切办法来征服。