他过他一次那还是在自家大孙子的订婚宴上

  最毒不过妇人心,这还是亲姐妹呢,相煎何太急?
 
    “牺牲一个人,保全一个家族,难道各位认为这样的交换不值得一试吗?”
 
    …………
 
    有苏无限在场,苏锐自然不可能走在前面,而是稍稍落后一个身位。
 
    此时,欧阳家宅院的大铁门紧紧闭着,值班的保镖正呆在值班室里打瞌睡呢。
 
    苏锐摸了摸鼻子:“我怎么感觉我们这寥寥四个人来找人家的麻烦,有点不太有气势呢?”
 
    苏炽烟笑道:“那你觉得怎么样才会更有气势呢?”
 
    “这一点非常简单,让苏战煌从他们军区拉一个特种大队过来,端着枪直接把这里横扫了,够不够有气势?”苏锐说道。
 
    这几人竟然说说笑笑,完全没有踩人之前的紧张感与紧迫感,气氛真是不协调……差评。
 
    “人少又如何?”苏无限看着大门上的牌匾,负手而立,淡淡说道:“自古以来,气势这个东西,从来都不是人数来决定的。”
 
    “这话说的有道理,让我想起了我曾经干过的某些事情。”苏锐摸了摸鼻子,自恋的说道。
 
    不得不说,他曾经孤身一人,硬生生的杀穿首都五大世家,那一夜的气势简直前无古人后无来者。确实如苏无限所说,气势这种东西和人数并没有什么必然的联系。
 
    “可我还是觉得人数多一点更装逼啊。”苏锐仍旧发表着自己的观点。
 
    苏无限简直不想理他,他看了一眼紧闭的宅院大门,说道:“去开门。”
 
    没想到,苏锐接下来的一句话差点让苏无限吐血:“凭什么让我开?”
 
    看到苏无限一怔,苏锐立刻解释道:“我是来跟着你狐假虎威的,不是来给你打下手的。”
 
    猪队友!
 
    苏无限快要崩溃,还能不能好好的踩人了?这都还没开始踩人呢,他就已经拆自己人的台子了!
 
    看到苏锐完全没有任何当小弟的觉悟,苏无限沉下脸来,冷冷把之前的话重复了一遍:“去开门。”
 
    “好吧,你让我开我就开,谁叫你年龄比我大呢。”
 
    苏锐没好气的回了一句,然后右手在腰间一抹。
 
    接下来,一把银色的沙漠-之鹰便出现在他的手里!
 
    这种充满了霸道的手枪此时此刻出现在这里,所造成的视觉冲击是难以言喻的!
 
    尤其是苏锐竟然还一脸随意一脸无辜的拿出这种霸道武器,这种违和感更是让人有点接受不能!
 
    这是什么节奏?
 
    看着那银光闪闪的大号手枪,苏无限难得的吃惊了一次:“你要干什么?”
 
    “当然是开门啊,不是你说的吗?”
 
    苏锐举起枪口,微微的眯起眼睛,就像是在说一件很随意的事情。
 
    “我是让你这样开门的吗?”苏无限觉得自己已经是神经错乱了!再这样下去,他迟早得被苏锐逼疯!
 
    “就像你之前说的,决定气势从来都不是人数的多少,我觉得我们就这样来踩人实在是有点不够严肃不够装逼不够有气势,我还遗憾没能拉来两门自行火炮呢,所以嘛……你们快捂上耳朵吧……”
 
    苏锐话音未落,已然对着欧阳家的大门扣动了扳机!http://piaotian.net
 
 第723章 那两个男人!
 
    欧阳兰正跪在地上,听着家族众人对自己的指责甚至谩骂,她看起来早已不复往日的嚣张气焰,但心中的愤怒与仇恨还在一点一点的升腾起来!
 
    逐出家门?
 
    是的,欧阳芳说了那么一大堆话,想要表达的中心思想就是这四个字。
 
    把欧阳兰赶出家门,家族再也不认这个女儿,那么她一切的所作所为都和家族没有半点关系,欧阳家族也不用为此付出相应的赔偿与代价。
 
    到那个时候,苏家的怒火只要冲她一个人去就可以了,欧阳家族的其他人完全可以置身事外。
 
    不得不说,站在其他人的角度,这真的是个好主意……够不要脸的好主意。
 
    但是欧阳兰不会同意,她面目狰狞的反驳道:“欧阳芳,你就是看我不顺眼,想要把我踢出家族,这样你就能多分一份财产,对你的那点小心思,我早就看透了!”
 
    “我怎么是看你不顺眼?我这是为整个家族着想!欧阳兰,你永远都是这么自私,永远都不知道为别人考虑!”欧阳芳在冷笑,站在道德的制高点上来指责别人永远都是这么爽。
 
    “说的好听,为大家着想,还不是为了你自己?”欧阳兰怒道:“你不是要把我逐出家门吗?好,我等着你驱逐,等我真正的离开这个家,你也活不长了!到那个时候我也可以放开手对你进行报复了!”
 
    “你们都够了!”欧阳健简直快要被自己的这几个女儿气疯掉了:“来人,把欧阳兰的嘴巴给我堵上!”
 
    欧阳冰原招了招手,立刻有两名保镖从门厅的一侧走上前来,手里拿着一卷宽胶带。
 
    老爷子说封嘴,欧阳冰原立刻就拿出胶带,敢情这些东西早就被他准备妥当了!
 
    “欧阳冰原,你敢!”欧阳兰怒吼。
 
    “四姑,抱歉了。”
 
    欧阳冰原说了一句,然后让那两名保镖按住欧阳兰,他站起身来,亲自拿着胶带,呲啦一声撕开,往对方的嘴巴上缠绕而去!
 
    “唔!唔!唔!”欧阳兰拼命的摇着头,想要挣脱开,但是她的两边肩膀被两名保镖毫不怜香惜玉的死死按住,身体根本动不了!
 
    “四姑,希望你能理解,我也是情非得已。”欧阳冰原说了一句之后,便转身回到座位上,此时欧阳兰的嘴巴上已经被缠绕了七八圈胶带,眼中满是怨毒!
 
    欧阳芳拍了拍手,话语之中满是嘲讽:“现在我才感觉这个世界安静多了。”
 
    可是,真的安静了吗?
 
    她的话音未落,巨大的声响已经在宅院门外响起!
 
    震耳欲聋!
 
    那是……枪声!
 
    即便宅院门口距离这里有二十来米的距离,但是沙漠-之鹰的声音还是震得众人心脏猛跳,耳膜发疼!
 
    “有人在开枪!”
 
    大厅里的保镖率先意识到这一点,连忙喊了一嗓子,然后立刻搀扶起欧阳老爷子想要离开!
 
    枪声还在连续的响起,在这片宁静的夜空之下显得响亮异常,欧阳家族里的其他人已经混乱一片,四散奔逃!
 
    欧阳冰原面色大变,立刻大喊:“快保护爷爷!”
 
    这个家伙在这种时刻还能不忘记拍马屁,以显示对老爷子的孝敬与关心,也真是难为他了。
 
    “不要搀扶我!”
 
    欧阳健老爷子甩开两名保镖,吼道:“全都给我站好,一个都不许走!”
 
    毕竟保命要紧,在生命安全都受到了威胁的情况下,欧阳健老爷子的命令就显得不是那么重要了。他这一嗓子吼出,只有几个人犹犹豫豫的站住了,但是更多的人还是离开了大厅,去寻找隐蔽的地点。
 
    更有甚者在出了大厅之后就奔往了侧院小门,想要从那里逃跑!毕竟子弹不长眼,万一被流弹击中了,找谁说理去?
 
    欧阳星海似乎也想要躲避,但是听到了老爷子的喊声之后,还是停下了脚步,至于他的父亲欧阳中石,从一开始就没挪动过一下,看起来完全没有任何害怕的意思!
 
    看着此时大厅之中仅剩的寥寥十余人,欧阳健老爷子已经是面色铁青!
 
    仅仅几声枪响就把这些人吓得作鸟兽散,还有没有一点骨气?还有没有一点胆量?
 
    这还只是枪响而已!如果某一天敌人真的打上门来,那么这些人还不都得立刻举手投降,然后跪下当汉奸亡国奴?
 
    欧阳健老爷子也是从那个抗击侵略者的战争年代摸爬滚打过来的人,无论这批人后期变得如何阴险如何狡诈,但是心里总会存有一分热血和骨气,也正是这种人,才支撑起了那个年代。
 
    看到家里的后辈们皆是如此表现,欧阳健老爷子长长的叹了一口气,眼中涌现出了灰败之感!
 
    这样的家人,这样的后辈,让他如何能打胜仗?如何能够和其余世家的那些生猛后辈相提并论?如果自己某天撒手西去,这个丝毫找不到团结感觉的家族能否再多存续十年?
 
    本来欧阳健老爷子还对一直消沉的欧阳星海抱有一丝的幻想,幻想这个曾经光耀首都的大孙子能够从低谷中走出,重新振奋自己,但是,今天欧阳星海的表现让他彻底的失望了,乃至死心。
 
    在枪声响起的那一刻,欧阳星海的脚步立刻挪动了,脸上也本能的闪过惊慌,如果不是最后自己那一声厉喝,恐怕他早就已经跑出了大厅!
 
    这样的人,如何还能继续指望他的崛起?把家族交到这样的人手中,欧阳健扪心自问,他根本不会放心的!
 
    短短的几秒钟而已,就已经让欧阳健老爷子做出了彻底放弃欧阳星海的决定!
 
    欧阳冰原看到欧阳健的面色不太好,连忙说道:“爷爷,我建议您还是躲避一下,我马上让保镖去查探一下发生了什么事情。”
 
    “不用了,该上门的人,已经来了。”
 
    欧阳健无力的摆了摆手,阻止了欧阳冰原的行为,他的脑海里已经浮现出多年以前的一个男人。
 
    那时候,那个男人还很年轻,还没有在嘴唇上蓄一字胡,还不习惯穿唐装,还没有在君廷湖畔买上一大块地,却只盖了一幢别墅。
 
    他过他一次,那还是在自家大孙子的订婚宴上,苏锐带着十二架直升机强闯秦家大院,强势把第一大少欧阳星海打落尘埃,其高调指数比起苏无限来,只能是有过之而无不及!
 
    欧阳健忽然想到,如果自家能够出现苏锐或是苏无限其中一人,恐怕家族的存续还能持续五十年以上,自己也犯不着多操这份心了。
 
    而那几声枪响,会是谁发出来的呢?这二人中的某一个?
 
    不用欧阳健多想,答案将很快揭晓。
 
    …………
 
    苏锐吹了吹枪口,然后笑眯眯的看着门锁位置已经被打成了大洞的宅院大门,道:“怎么样,这样来踩人,会不会够有气势?”
 
    “一般般吧。”苏炽烟淡笑着说道,她和林傲雪捂着耳朵站在一旁,就像夜空下俏丽的两道风景。
 
    “我不是在问你,我是在问他。”苏锐用下巴示意了一下,他问的是苏无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