欧阳健老爷子真是感觉到自己的权威受到了严重

 欧阳芳的语言就像是连珠炮一样,突突突个不停:“国有国法,家有家规,既然犯了错,就要受到惩罚。大哥你是闲云野鹤久了,不过问家族中的事务,根本不知道我们这次承受的压力有多大!”
 
    欧阳中石听了这句带着嘲讽的话,并没有反驳,而是回转过脸,继续看着身前的地面。
 
    “是啊,在回来的飞机上,身旁的乘客都在讨论这次事件,我在一旁听着,觉得自己连头都抬不起来了,以后也没脸在首都的圈子里混了,我干脆以后就彻底呆在外地,再也不回来好了。”说这话的是老五欧阳莲,听这语气,看来欧阳家的女人就没一个省心的。
 
    “欧阳莲,你说这话是不是有点太过了?信不信我现在就扇死你?”
 
    这个时候,一道带着暴怒的声音从门外传来,随后众人就眼睁睁的看着这次事件的主角欧阳兰冲进来,走到欧阳莲的旁边,单手抓住对方的头发,另外一只手臂抡圆了,啪的就来了一个大耳光,极为响亮!http://piaotian.net
 
 第721章 惺惺相惜?
 
    对于欧阳家族的众人而言,这个巴掌可是无异于异变陡生了!
 
    尤其是欧阳莲,她精心做的发型被扯个乱七八糟不说,脸上挨的那一下让她眼冒金星,一个踉跄,差点摔倒在地!
 
    这一巴掌可真是够狠的,凝聚了欧阳兰浑身的力气,欧阳莲的脸颊迅速肿起,通红的五指手印清晰的显现了出来!
 
    欧阳莲惨叫一声,想要挣扎,却没想到欧阳兰根本就不放手,拽着她的头发揪过来,又是连续的几巴掌!
 
    欧阳兰受了那么大的屈辱,回到家里还没进门,就听到自己的妹妹在这样议论自己,一时间心中的愤怒全部爆发出来,完完全全的控制不住了!
 
    “我让你说我坏话,我让你说我坏话!”
 
    啪!啪!啪!
 
    “你这个心肠恶毒的女人,我就知道你从来都没安好心,我扇死你,我扇死你!”
 
    又是啪啪啪!
 
    连续的将近十个巴掌扇下来,已经把欧阳莲扇的嘴角流血,单边脸颊也青紫淤血了!
 
    欧阳家族里的所有人都愣住了,他们完全没有想到,这场事件的主角欧阳兰竟然会选择这种彪悍之极的亮相方式!
 
    所有人都想到她可能会惭愧,会内疚,会没脸见人,但是谁又能想到,欧阳兰看起来一点愧疚之心都没有,一上来就给自己的妹妹来了一顿狂-抽?
 
    尼玛,这女人还能更母老虎一点吗?
 
    众人在发怔的同时,竟然全都忘记了去拉开她们!
 
    欧阳健一脸黑线,气的浑身发抖,他重重的一拍太师椅的扶手,吼道:“够了!胡闹些什么!”
 
    简直是一场闹剧!
 
    欧阳震宇和周围人连忙上前,把厮打在一起的两个女人拉开。
 
    可是,拉开的时候,欧阳兰还硬生生的拽下了欧阳莲的一撮头发!
 
    后者一只手捂着脸,一只手捂着头,满脸的疼痛与怨毒。
 
    亲生姐妹闹成这个样子,也真是够极品的了。
 
    欧阳兰被扯着胳膊,还一副歇斯底里的模样:“欧阳莲,你给我等着,我要是不把你这这张脸给划烂,我就不是欧阳兰!”
 
    “岂有此理,真是混账东西!”
 
    欧阳健见此,气的胡子乱颤,站起身来,走到欧阳兰的跟前,怒道:“你给我清醒一点!”
 
    “关你屁事,你个老不死的东西……”欧阳兰正处在气头上呢,母老虎的性格一爆发,那真是谁也拦不住,血冲脑门,六亲不认,张嘴就要骂欧阳健。
 
    不过,话一出口,她才意识到冲动之下发生了什么,连忙改口:“爸,我……”
 
    啪!
 
    她的话还没说完,脸上已经挨了重重的一巴掌!
 
    敢骂欧阳老爷子为老不死的东西,这天底下还有谁能办到这样?真是不作死就不会死啊。
 
    “爸……”欧阳兰被彻底扇醒了,也不敢有任何的反驳,仍旧喊了一声。
 
    “我不是你爸,我也没有你这样的女儿!混账,混账!”
 
    欧阳健真是要被气个半死,本来他还打算如果欧阳兰的认错态度端正的话,他也可以选择把这些事情扛下来,毕竟是自己的女儿,虽然有辱门风名声难听,但也不至于看着她受苦受罪,发发脾气做做样子也就过去了。
 
    谁成想到这个女儿竟如此的不给面子,从一开始亮相的时候就厮打自己的妹妹,自己去制止,反而被骂了一声“老不死的东西”,这要修养没修养,要教养没教养,别说斯文扫地了,和那些市井泼妇又有什么两样?
 
    自己怎么就生出这么个女儿来!
 
    欧阳健此时此刻觉得自己一辈子的修养全都没有了!
 
    “给我跪下!”欧阳健吼道!
 
    此时欧阳兰的怒气已经完全没有了,心里只有恐惧,她听了这话,两腿一软,竟是直接就跪倒在地!
 
    欧阳健冷哼一声,走回太师椅上坐下。
 
    “这次的事情,我需要你给家里人一个解释!如果解释不到位的话,我就把你永久逐出家门!”
 
    听了这话,欧阳兰的身体开始止不住的颤抖了起来!
 
    “这种害群之马,逐出去最好,一粒老鼠屎,坏了一锅汤!”捂着脸的欧阳莲还在愤愤骂道,她现在恨不得把自己的这个姐姐给生吞活剥了。
 
    “你也给我闭嘴!”欧阳健怒到不行,苏家都还没找上门来呢,自己的家族倒是先内讧了起来!
 
    连最基本的团结都没有了,这样的家族还能维持多久呢?
 
    看着大厅之中沉默的众人,看着跪在地上的女儿,欧阳健不禁感觉到浑身一阵无力!
 
    …………
 
    味极雅居是一家专门做高档菜式和创意菜式的小型餐厅,位于首都中心商业区的某个高档商务楼顶层,菜式价格很高,因此每天晚上并不会像其他饭店那样出现门庭若市的情况,但是有钱的客人也不少,厨师的水准倒是非常不错,这里甚至有着最专业的研发团队和创意厨师,每周都会开发出新品菜式。
 
    很显然,这里的老板不缺钱。
 
    不过这间小型餐厅在首都的所谓上流社会名气很响,是高档与身份的代名词。那些所谓的上流人群,几乎人手一张会员卡。
 
    其中的一张餐桌上,几人团团而坐,桌面上的几个盘子已经几乎完全空下来了。
 
    “吃饱了么?”
 
    苏无限问道。
 
    苏锐略有不满的放下筷子:“味道是不错,不过量太小了。”
 
    林傲雪的嘴角微微翘起,苏锐就是这样,每次到高档餐厅吃饭,都会抱怨饭菜的量太少太少,不过,自己可不就是喜欢他身上的这一份随性吗?
 
    “你以为这里是大排档呢?每道菜都得抵得上外面一顿饭的钱了。”苏炽烟也笑道。
 
    “那你还这么浪费?”苏锐一副恨铁不成钢的样子,指着苏无限说道:“浪费可耻啊!粒粒皆辛苦知道不?我看你这顿饭一共就动了几筷子而已!”
 
    “爸爸他每次来这儿……只吃他没吃过的菜。”苏炽烟笑着解释。
 
    只吃没吃过的菜?
 
    苏锐闻言,先是愕然了一下,然后摸着鼻子说道:“我去,我今天算是知道,什么叫做有钱任性了!”
 
    “并非有钱任性,只是个人偏好而已。”苏无限淡淡解释:“上了年纪,没有你们年轻人的这种胃口,平日里粗茶淡饭,只是来到这边才偶尔对自己精细一次。”
 
    事实上苏无限行事只按照自己的喜好来,并没有对任何人解释的习惯,哪怕对苏老太爷也是如此,但是面对着苏锐,他竟不由自主的想要多说一些。
 
    苏锐撇了撇嘴:“我倒是没看出来你这么高尚。”
 
    “爸爸他很注重养生的。”苏炽烟在一旁帮忙解释着:“每天至少在君廷湖畔跑五公里,在湖里游两公里以上。”
 
    “吃饱了就走吧,别无聊的闲扯了。”苏无限用湿巾擦了擦嘴,站起身来。
 
    “你这么快就准备进入正题了?我本来还想在首都先带着傲雪玩上两天呢。”苏锐说道。
 
    林傲雪一直看着苏锐,听到他这样讲,眼中的光芒更柔和了。
 
    “时不我待。”苏无限说道。
 
    苏炽烟拉了苏锐一下,压低声音:“欧阳家今天晚上已经聚齐了,不选在这个时候上门,你还想等到什么时候呢?”
 
    “你们真高调,我一贯是不喜欢热闹的。”苏锐摇了摇头:“跟着他去踩人,我怎么会有一种狐假虎威的感觉呢?”
 
    走在前面的苏无限听了这句话,竟然咧嘴笑出声来,表情看起来甚是开心。
 
    看着苏无限在笑,苏炽烟在一旁越发的震惊,但震惊来震惊去,也就习惯了。苏无限平日里可是傲气傲骨于一身,绝对没有这样的平易近人,他对苏锐的态度和对别人的态度都是截然相反的,由此可见,苏锐这个弟弟在他的心里拥有着极为重要的地位!
 
    “你笑什么?”苏锐说道。
 
    “你刚才的话,是对我的褒奖,我很荣幸。”苏无限头也不回。
 
    苏锐也笑了:“你这句话,又何尝不是对我的褒奖呢?”
 
    在说这句话的时候,他的脸上难得的露出认真的神情。
 
    苏炽烟看着这兄弟二人,心里忽然闪过了一个成语,情不自禁的就说了出来:“难道说,这就是惺惺相惜吗?”
 
    …………
 
    几人走到了楼下停车场,一辆劳斯莱斯幻影已经停在那里了。
 
    这一辆车在首都的名声很响亮,常年停在君廷湖畔,但是这辆车每次开出来,几乎都必有大事发生。
 
    而上一次这辆劳斯莱斯幻影出现的时候,还是秦悦然和欧阳星海的订婚宴上。
 
    那一次本来倒也是件大事,但随着苏锐带着十二架直升机的出现,把“大事”变成了“大事故”。
 
    在上车之后,苏锐忽然说了一句:“我好像没吃饱。”
 
    司机正准备踩油门,一听这话,油门都没踩稳。
 
    带着白手套的司机擦了擦头上的冷汗,都在传说这哥们够随性,现在看来可绝对是名不虚传啊!
 
    苏无限的头上也要冒出黑线来了,刚才那好几个盘子都空了,苏锐居然还说他没吃饱?
 
    “菜的味道不错,但分量实在太少太少了。”看样子,苏锐对菜的分量太小一事还是很有怨念。
 
    “我敢说,这家餐厅的老板绝对是个黑心的家伙,一顿饭就那么贵,昧着良心赚黑心钱可活不长久。”
 
    活不长久?
 
    听了这话,苏炽烟剧烈的咳嗽了起来!
 
    司机也是一样,控制不住的咳嗽,方向盘都抖了几抖!
 
    “你们咳嗽什么?”苏锐直接问道,而林傲雪已经是抿着嘴唇笑起来。
 
    “这间味极雅居真正的老板,是我爸。”苏炽烟硬生生的忍着笑,憋的俏脸通红。
 
    从小到大,她还从来没有见到别人这样揶揄苏无限的!
 
    “这破饭店真是你开的?”苏锐一脸尴尬的问向苏无限。
 
    “很破吗?”
 
    苏无限满脸黑线的说道:“这是年轻时候随手开的餐厅,那时候的确想赚一点黑心钱。”
 
    他确实口口声声说自己不经商,不涉政,但是一些信手拈来之作,却有可能对某些领域产生很关键的影响。
 
    听着苏无限自嘲的话,苏锐立刻改口:“哪里是黑心钱,这分明叫有经济头脑!”
 
    劳斯莱斯幻影开出了地下停车场,却因为苏锐的这句话而差点撞到了路灯杆子上。http://piaotian.net
 
 第722章 我想更有气势一点!
 
    这辆劳斯莱斯一路开往南锣鼓巷,由于苏锐今天算是打开了话匣子,因此车内的气氛倒是一点都不尴尬。
 
    “我说下次能给我办张你那个餐厅的会员卡么?”苏锐用胳膊肘捅了捅坐在一旁的苏无限。
 
    后者面色有点怪异,看了看苏锐的胳膊肘,似乎非常不习惯别人这样碰他。
 
    “你不是嫌吃不饱吗?既然一肚子意见,为什么还要去?”苏炽烟问道,一路上苏锐使出各种小动作来“折磨”苏无限,这让苏炽烟竟然有种看热闹的爽感……这么多年,还从来没有见到过苏无限愿意这般心甘情愿的吃瘪。
 
    “因为味道不错啊,下次可以让厨师专门给我多加一点点菜量。”不知怎么的,苏锐今天性情大好,就连好久都没耍的贱,都开始耍在了苏无限的身上。
 
    “你不需要会员卡,下次来到这里吃饭的时候提前给我打电话就行了。”苏炽烟说道。
 
    “那我下次带妹子们来吃饭。”苏锐顺口说道。
 
    林傲雪敏锐的抓住了苏锐话语中的关键词:“妹子们?”
 
    苏锐自知失言,讪讪的笑了笑,当场就转移了话题:“明天晚上咱们来吃。”
 
    林傲雪也不再多讲话,事实上她虽然没谈过恋爱,但是却能够想明白很多这方面的道理,作为一个聪明的女人,她知道自己不该限制苏锐的感情,这种男人是如此耀眼的存在,林傲雪并不奢望自己能够独自占有他的感情,却只是希望他能够在心底为自己保留一份专属的空间就好了。
 
    女人都是不大方的,林傲雪也会吃醋,但是她却知道,哪一条路才是自己应该走的……她要努力,努力让苏锐离不开自己。
 
    貌似,财神斯塔德迈尔那边也该有消息了吧。
 
    林傲雪有些微微的出神,思绪渐渐飘远了。
 
    …………
 
    首都夜晚的道路并不算拥挤,这辆劳斯莱斯很平稳的到达了南锣鼓巷附近,看着欧阳家在这寸土寸金的地段还能有这么一片并不算小的宅院,苏无限摇了摇头:“资源浪费。”
 
    苏锐的声音几乎同时响起:“真是狗大户。”
 
    苏无限没好气的看了他一眼,然后推门下车。
 
    “傲雪,我们就呆在车里吧。”苏炽烟说道。
 
    “用不着。”苏锐想到曾经某件事情的可能性,对照了心中的怀疑目标,然后说道:“我们一起下去,傲雪也跟着。”
 
    林傲雪似乎觉得自己跟着下去并不太好,想要拒绝,却发现苏锐已经一把揽住了她的纤腰,附耳过来低声说道:“跟我一起下去,让他们都认识认识我的女人。”
 
    这句话声音很低,但是却充满了一种霸道总裁的意味。
 
    我的女人。
 
    这四个字落在林傲雪的耳中,简直让她有种淡淡眩晕的幸福感!
 
    面对这样简单直接却异常有杀伤力的情话,林傲雪根本找不到任何拒绝的理由!她的眼神看似淡定,但眼波之下全是苏锐看不到的迷醉之情!
 
    一种甜蜜已经逐渐的蔓延全身!
 
    四个人,两男两女,站在劳斯莱斯的旁边,看着十米之外欧阳家的宅院,月光洒下来,竟给这一副画面平添了一种隽永的感觉。
 
    而这种隽永之中,却还流露出一种无法忽略的强势。
 
    踩人都能踩出这种感觉来,也是醉了。
 
    司机拿出手机,拍下了这张照片,感慨的说道:“这算是苏家老少齐上阵了。”
 
    他所不知道的是,他随手拍下的这张照片,在几年之后,竟有人愿意花上百万来买下来。当然,这也是后话了。
 
    …………
 
    而此时,在欧阳家族宅院的大厅内,欧阳兰正跪在地上,所有人都在后面看着她,有的人眼中露出怜悯之情,有的面无表情,有的则是露出担忧,但幸灾乐祸的神情绝对占了绝大多数。
 
    场间一直是久久的沉默。
 
    欧阳冰原仍旧坐着,他似乎在用这种方式来体现他如今在家族之中的地位。
 
    他看了看跪在地上的欧阳兰,又看了看站在人群最后面的大哥欧阳星海,眼中流露出淡淡的得意之色。只是这丝得意的神色隐藏的很深,并没有人发现。
 
    他并不担心苏家会对欧阳家怎么样,毕竟天塌不下来,就算这次苏家真的要狮子大开口,那还不是有老爷子顶着呢吗?
 
    “爷爷,总不能让姑姑一直这样跪着吧?”欧阳冰原开口了,这角色看起来就像是大会主持人。
再多喊一句,你也来这里跪着好了!”欧阳健老爷子真是感觉到自己的权威受到了严重的挑衅。
 
    “还不表态?”欧阳震宇轻轻的戳了戳跪在地上的欧阳兰。
 
    欧阳兰眼一闭心一横:“这次是我不好,请父亲责罚!”
 
    “这等有辱门风的事情都做得出来,我要怎么责罚你,才能挽回家族的清誉?”欧阳健看着女儿,恨铁不成钢的说道:“我花了这么多年时间才建立的东西,被你一朝尽毁!”
 
    欧阳健猜也能猜得到,在未来很长的一段时间内,欧阳家族都将处于舆论的最中心,欧阳兰的那些视频,也会成为人们在茶余饭后的最好谈资!
 
    “爸,现在责怪妹妹已经并没有多大用处了,我们必须想一个好的办法,来给苏家人一个交代。”欧阳震宇说道。
 
    这才是今天晚上的关键点,想到这一点,众人的心都开始渐渐的往下沉了!
 
    苏炽烟是苏无限的女儿,女儿受了侮辱,当爹的自然要站出来,尤其是以苏无限的性格,如果不让欧阳家族脱层皮,恐怕他根本不会善罢甘休!
 
    这个时候,欧阳兰的姐姐欧阳芳深深的看了跪在地上的妹妹一眼,开口了:“我有一个办法,不管苏家要我们付出什么代价,家族都可以全部推到妹妹的头上,逐出家门,与她划清界限,她所做的一切事情都与家族无关。”
 
    此言一出,大厅之中已经有人倒吸冷气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