里肯定比我们都要难受您看要不就别让她公开出

   “这一次,我和你一起去。”林傲雪也反手握住了苏锐的手。
 
    苏炽烟转过脸去,她可不想让自己成为一只亮度很高的电灯泡。
 
    苏无限已经转身走向了门口,为了劝苏锐回去,他费了好多口舌,真是有点不爽。
 
    …………
 
    一个半小时之后,一架私人飞机从宁海国际机场冲天而起,破开云层,消失在了去往首都的方向。此时,秋日夕阳映照下的天空已经被染的火红一片!
 
    …………
 
    在飞机上,林傲雪和苏锐并肩坐在一起,后者在低声说些什么,林傲雪认真听着,偶尔微笑,但是反馈最多的还是一个简简单单的“嗯”。
 
    只是,不知道苏锐说到了什么,林傲雪的脸忽然红了起来。
 
    “这次去首都,我也没地方住,这样吧,咱们两个一起住酒店,你觉得怎么样?”
 
    “嗯。”林傲雪点了点头,脸庞更红了。
 
    “开一间房,怎么样?”
 
    “嗯。”
 
    “睡一张床,怎么样?”
 
    “嗯。”
 
    林傲雪的俏丽脸庞已经彻底红透了,她的声音越来越低,面对苏锐的这种话语,她已经渐渐有点招架不住了。
 
    事实上,在她看来,已经把自己彻底给了苏锐,那么就是他的人了,他想要做什么,只要不是太出格……自己都会由着他的。
 
    不过,虽然两人已经突破了最后一关,但林傲雪一想起那种事情,就会很是有些不好意思。
 
    当然,在这不好意思的同时,她的心里还有着一点点的期待。
 
    “咳咳。”苏锐像是想起了什么,轻轻的咳嗽了一声,附在林傲雪的耳边说道:“那啥,大姨妈什么时候走?”
 
    …………
 
    一个小时以后,飞机抵达首都机场,立刻有一辆商务车将几人接走了。
 
    就在苏锐他们离开这里没多久,又是一架从宁海飞来的航班降落了,一个看起来精神有些不振的女人从头等舱中走出,天色已经完全暗下来,她却仍旧戴着墨镜,似乎是在担心别人会认出来她!
 
    正是欧阳兰!
 
    ps:推荐朋友的一本书,奇门药王,也是都市类的,感兴趣的朋友们可以去看看http://piaotian.net
 
 第720章 响亮的一巴掌!
 
    欧阳兰回来了,不声不响,甚至还有那么一点偷偷摸摸。
 
    她已经完全没有了之前的嚣张与跋扈,而是充满了担忧,从她走路的姿态上来看,甚至还有那么一点畏畏缩缩的成分在其中。
 
    她不知道在家族里面会有什么样的惩罚在等待着自己,但是,未来的日子里必然会充满着冷眼和嘲笑。
 
    可是,事情既然已经发生了,那么再考虑这些东西也是没有任何意义的,此时欧阳兰的心里并没有任何反思之意,她除了担忧之外,就只有恨了。
 
    她不知道是谁把那个视频传到网络上的,但她恨极了那个人,如果她知道对方是谁,那么欧阳兰绝对不会介意用自己的一生去报复。
 
    事实上,这个社会上的许多人都像欧阳兰一样,不懂得反思自己,只会认为问题出在别人的身上。
 
    失魂落魄的并没有让家族派车来接自己,欧阳兰伸手招了一辆出租车,却没想到上车之后,能侃会聊的首都出租车司机竟然开始和她讨论起今天网络上的最热门话题。
 
    “嘿,你说那个欧阳家的女人怎么就那么能瞎搞,妥妥的虐待癖啊,那皮鞭子抽的,那小棍子戳的,看的连我都疼,也不知道那叫程什么的小明星怎么能忍得了的,要是换做是我受了这样的罪,还不得人格分裂啊?”
 
    首都的出租车司机绝对是这个世界上口才最强悍的职业之一,欧阳兰的脸色已是瞬间变的铁青,她紧紧攥着拳头,刚想发作,却想到了什么,硬生生的忍了下来。
 
    不过,还好,她戴着墨镜,因此出租车司机并没有能从后视镜中发现她的不对。
 
    “还有,那个小明星明显就是有点身体发虚,我看他的样子,绝对是吃了药的,虽然时间挺长,但腿明显都没力气了,唉,被虐的可是够惨。”
 
    这司机师傅估摸着也是小流氓出身,一讨论起这个事情来,可是两眼冒光。
 
    欧阳兰真想把自己包里的小皮鞭拿出来,抽死这个不要脸的贫嘴司机。
 
    “咱们平头百姓可不了解,或许那些大家族的女人可比我们想象的乱得多,唉,这就是所谓的上流社会啊,看着光鲜照人,但实际上比我们这些草民可是要龌蹉多了。”
 
    这司机终于意识到自己的乘客是个女人,因此太露骨的话倒也不再说了,只是顺带着还是要表达一下自己的观点。
 
    如果是个男乘客,他少不得要和对方讨论一下欧阳兰和程博洋的姿势问题,这小白脸,看起来还真是外强中干,被一个女人这样虐待,还是男人吗?
 
    司机师傅一边开着车,一边乐呵呵的鄙视着程博洋。
 
    “姐们,到哪里下车啊?”
 
    这个时候,出租车已经开出了机场的地下停车场,司机忽然想起来,这女人自从上车之后就一言不发,自己还不知道她要去哪里呢。
 
    欧阳兰还是不讲话,这女人快要被这出租车司机气的耳朵冒烟了,根本就没听清他在讲什么。
 
    唉,连一个普普通通的出租车司机都在这样议论她,真不知道接下来的一段时间里她会遭受多少背地里的非议!
 
    “嘿,我说姐们儿,你看起来心情可不大好啊。”出租车司机笑眯眯的说道,“打上车到现在,你都还没告诉我你要去哪儿呢。”
 
    欧阳兰这才回过神来,从墨镜后面狠狠的瞪了司机一眼:“去南锣鼓巷。”
 
    她到没好意思说直接去欧阳家的大宅院,反正南锣鼓巷距离欧阳家的宅子也不远了。
 
    而此时,欧阳家大宅子的主厅里,已经站满了人。
 
    欧阳健老爷子坐在前方的太师椅上,目光从这些后辈的脸上逐一扫过,然后轻轻的叹了一句。
 
    欧阳家在他的带领之下,目前已经达到了前所未有的鼎盛时期,但是,老爷子可不想看到这个让自己付出诸多心血的家族因为某些突发性的原因导致盛极而衰。
 
    欧阳冰原紧挨着老爷子而坐,这个座次把他如今的地位非常恰到的体现了出来。
 
    以前风头一时无两的欧阳星海,此时则是连坐下的资格都没有,站在人群之中,目光低垂,一直看着地面,一声不吭。
 
    任谁看到他这个样子,再看看欧阳冰原的风光,都会发出一声唏嘘。
 
    这世道变化的真是太快太快,谁也不曾想到,那一场抢婚,让欧阳星海竟如流星一般,坠落至此。
 
    他们的父亲欧阳中石因为妻子去世的早,心灰意冷,无意管理家族事务,早就寻了一片幽静的地方,建了个山中别墅,过起了闲云野鹤的生活,妥妥的大闲人一个,也就中秋节和春节的时候会回来看看,虽说家族中人仍旧会喊他一声大哥,但已经没人把他当回事了。
 
    此时,欧阳星海似乎过起了和他父亲同样的生活,而且精神状态更差许多,如果这种状态再持续下去,家里的亲戚真的担心他会出现精神问题。
 
    老二欧阳震宇正担任某个北方地级市的市长,由于平日里不在首都,也没法过问家族里的事情,此时早已从外地坐飞机赶来,妹妹发生了这种事情,他必须回来商讨一下解决方案。
 
    否则的话,任由事情继续在网络上发酵下去,欧阳家族将会不攻自破,对他在官场上的后续发展也会造成极为严重的影响。
 
    如今,网络上的言语颇有愈演愈烈的趋势,甚至有所谓的“知情人”站出来,开始开扒欧阳家族的“秘史”,这些人说的都有鼻子有眼,绝对不是空穴来风,一时间各种流言纷飞,刹也刹不住。
 
    欧阳家主厅内的气氛非常凝重,一时间有种山雨欲来风满楼的感觉。
 
    当然,这种感觉并不主要是因为网上的那些流言,而是因为这次欧阳兰得罪了苏炽烟。
 
    而苏炽烟,就是苏家的人。
 
    苏家的人是不能得罪的,这几乎已经是公认的事实,但欧阳兰不仅得罪了,还得罪的彻彻底底。
 
    为了一个小明星,却把家族置于这样的境地,不得不说,家里的很多人都为此而感觉到不爽,甚至是愤怒。
 
    欧阳健扫视了一圈之后,又看了看手表:“冰原,给你姑姑打电话,问问她到哪里了,你二叔从北方都赶回来了,她还没到?”
 
    老二欧阳震宇其真人看起来远没有他的名字霸气,接近五十岁了,微胖,地中海式的秃顶发型,鼻梁上面架着一副金边眼镜,面皮白皙,显然保养的极好,标准的华夏官员打扮。
 
    从来到这里之后,他就已经出口替欧阳兰求了几次情,但都没有收到任何的效果。欧阳震宇也知道,如果再继续求情下去,他就会成为家族中其他人的攻击目标了。
 
    欧阳兰正心神不属的坐在出租车中,看到手机响起,满脸都是纠结。
 
    她不想接,也不敢接,整个人已经完全失去了之前的彪悍,母老虎的气质不复存在。
 
    当惩罚真正来临的时候,她的心里满是恐惧。
 
    “电话没人接。”欧阳冰原补充了一句:“不过应该快到了,我让朋友从机场查到了姑姑的登记信息。”
 
    “所有人都在这里,等着她来,谁也不能离开。”欧阳健重重的拍了一下太师椅的扶手:“做出这种有辱门风的事情,她还有脸回来?”
 
    这个时候,一直没有说话的欧阳中石终于开口了。
 
    “爸,发生了这种事情,我想小妹她心里肯定比我们都要难受,您看,要不就别让她公开出面了。”
 
  子欧阳中石极为不不满意,大丈夫何患无妻,可是他这么些年来,一直消沉萎靡,家族中的事情从来都是不闻不问,自己哪怕想找他接班都是不行。
 
    这样的儿子,要来有何用?
 
    “就是,大哥,你说这话就不对了,兰妹她给家族造成了这么大的影响,难道连站出来表个态的勇气都没有吗?”
 
    说这话的是欧阳兰的三姐欧阳芳,脾气虽然没有欧阳兰这般暴躁,但为人也是足够尖刻,很难相处。
 
    “我的意思是,她现在心里也不好受,我们没有必要逼着她当众表态。”欧阳中石深深的看了欧阳芳一眼。
 
    “是我们在逼她吗?明明是她在逼我们好不好?如果不是她搞出来的这种事情,我们何必大老远的从外地赶来?何必大晚上的不睡觉等在这里?”